主页 > Q曼生活 >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 >


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


2020-06-17

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 各方鼓励——精神病康复者要重投社会,路途崎岖,需要各方包容、帮助和鼓励,还要时间一步步向前行,不能操之过急。(LoveTheWind@iStockphoto)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 辅助就业——透过辅助就业服务,阿辉到公园及运动场做清洁,学习与人相处及各种职场所需的技能。(R_Tee@iStockphoto,设计图片)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 向社工求助——人生高低起伏无人能料,阿辉勉励同路人,遇事应主动向社工求助。(资料图片,设计图片)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 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 从精神分裂到成家立室 跨越家庭悲剧 重新上路

阿辉中三毕业后做工厂学徒,但因工作不顺离职,自此赋闲在家,变成隐蔽青年;后来因推撞中风的父亲致死而被捕,并确诊患上精神分裂症。

11年前经医院职业治疗师转介,到庇护工场工作,再透过辅助就业服务重投社会,阿辉一步一步重新上路。

「我没有后悔之前的经历,没有那段经历,就没有现在的我。」每段人生都不尽相同,或许当中总有波折,如何消化自身经历,继续走向未来,是每个人生命中重要的课题。对阿辉来说,上半生崎岖难行,却让他领略人生的意义;透过努力工作回馈社会,就是他化挫折为动力的最佳途径。

误杀瘫父自责拒家人探望

阿辉中三毕业后投身机械工程行业,当工厂学徒,但后来因工作不顺而离职,自此赋闲在家长达5年,变成隐蔽青年。「那时我没有财政负担,每一份工也做不长,到后来就不想再找工作,躲在家中不想见人。」阿辉父亲发现儿子不妥,遂向社工求助,又常常陪他到社区中心参与活动,助他寻回自信,二人感情甚好。

后来,阿辉父亲因中风致右半身手脚瘫痪,碍于经济拮据,家人只能安排阿辉照料父亲,衣不解带相伴在侧达6年之久。一天因父亲无法排便,阿辉烦躁之下把对方推撞牀上受伤,终致死亡,阿辉随即被捕,并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。面对当年的事件,阿辉深感自责:「我留在家中照顾他,但未尽照顾者的责任,将不开心的情绪发泄在他身上,最终伤害了他。」他被判社会服务令,并须接受精神治疗及入住复康院舍;失去人生方向及信心的阿辉一度封闭自己,即使家人前来探望都不愿相见。

重投社会工作学习与人相处

及至2008年,阿辉经医院职业治疗师转介下,认识新生精神康复会,透过竹园庇护工场及辅助就业服务学习重投社会。在工场内,他学习与人相处及各种职场所需的技能,工作经验也能于家中应用,遇上电器坏了也会自己维修。渐渐,他学会与同事融洽相处,2012年转到康文署辖下设施及场地工作:「我在公园及运动场地清洁,经常遇见不同的人,开始有独立的工作能力。运动场内有不同工序,例如剪草、管理场地、起草皮等,也属于我的工作範畴。有时主管让我保管锁匙,上司也愿意放手让我做不同的工作,让我好好学习。」

阿辉不讳言庆幸能与新生会其他学员接触,并得到聘用机会,与社会一同成长;不论工种如何,只要能够工作他已深感满足。即使自己职位低,但与不同岗位的同事也有交流,期望透过努力贡献社会。他举例在泳池工作时,他会以泳客身分审视环境,观察有没有不足之处,继而努力做好清洁,赶在泳客发现前解决问题。管理层看到他的用心,亦满意他的表现。「工作令我重拾信心,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,我好想帮忙他人解决问题,当仁不让。」

遇问题求助积极做好自己

阿辉目前仍需要定期覆诊和服用精神科药物,但最近病况已有好转,不再被界定为伤残人士,情绪控制亦渐见理想。现在的他已成家立室,除努力工作外,也要爱护妻儿,他亦一改从前拒绝母亲的态度,现经常前往老人院探望她,也会与其他长者闲聊,哄对方开心。

人生高低起伏无人能料,阿辉勉励同路人,遇到问题应主动向社工求助,社会会支援有需要的精神病患者:「不要把自己收起来,不论工作能力如何,只要你肯与人接触,即使有病也会有康复的一天。人生总有波折,但只要态度积极、做好自己,即使曾经走下坡,始终也会重新上路。」

文:黄嘉卿(新生精神康复会督导主任(职业康复及就业服务)、注册社工)

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知多啲:职业培训 重建信心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