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B一生活 >98岁理发匠遗憾手艺失传 >


98岁理发匠遗憾手艺失传


2020-08-12

98岁理发匠遗憾手艺失传
景山西街高卧胡同,98岁的剃头师傅靖奎老人在家中给一青年剃头。

手起“刀”落,几缕青丝轻轻落下。这不是电影里的武功画面,是98岁的靖奎老爷子再一次握起了手推和剃刀。

俗话说“二月二剃龙头,精精神神一整年”。昨日,这个自古传下来的“剃龙头”的日子,靖老爷子应老街坊的请求,再次出山,为他们免费剃龙头。

红秋衣、绿毛衣,外面再套件黑马甲,身高1.6米的老人微微佝偻着身体,满脸皱纹、偏分发型、头发花白,他不时用喷雾剂将药物喷入口中,“上火了,嗓子疼。”

他是一位年近百岁的老人,印度果阿国际电影节的首奖“金孔雀”奖获奖影片《剃头匠》的主角,他已手握剃刀82年。

打开床头小储物柜,颤巍巍捧出个布包,打开,手推子、刮脸刀、梳子、剪子等十来件物件展现在眼前,这些是陪伴老爷子多年的“老伙计”,更是他的宝贝。“人家都用新工具了,电的,我这些老工具没人用了,扔马路上都没人捡。”老人笑言。

昨日一早,应老街坊请求,老爷子为街坊免费“剃龙头”,10平米的逼仄小屋中,初春的阳光透过窗口,打在满满当当的旧物上,一时间竟有“穿越”之感,老人神情专注,目光闪亮。

老人左手拿梳子,右手握推子。“坐好啊,别动。”尽管已经年迈,但老人暴露着青筋的手依然有力,每个动作都有“章法”——当年,16岁的靖奎跟着师傅学理发,3年出师。

只一会工夫,黑色的头发茬儿落了一地,老人收拾起工具,“得嘞。”

“二月二龙抬头,那都是旧俗,但如果大家喜欢我给剃头,我就尽量满足要求。”靖老爷子说,其实给不给钱都无所谓,最重要的是,让大家再享受享受咱们这民间手艺。

尽管老人仍在做着种种努力,但心中的遗憾始终无法填补。“我是这行当里年岁最大的一个了,好多人都不在了,手艺失传了。”

遗憾手艺失传

作为理发行业里,最德高望重的“国宝”,靖老爷子说,理发这行“瞅着容易,其实挺难”。因为要根据客人的头型、脸型来设计和理发,这也是门学问。

对于自己的手艺,靖老爷子很是自豪,他说,以前在店里给人剃头,点名找他的客户一天就有十几个,很受欢迎,“剃头就跟烙饼一样,好吃还是不好吃,全凭‘火候’。”

靖奎说,如今理发行业失去了往年的“实在”。

在过去,按摩是整个剃头过程的一项内容,原先叫“放睡”,捏、捶、打,都不收钱。“现在的‘按摩’我瞧不了,跟挠痒痒一样,手法有的也不对,那不成啊,不管用。”

“可惜,手艺现在失传了。”老人的言语间透着遗憾。

本色出演成红人

2007年,由靖老爷子当主角的电影《剃头匠》获得国际A级影展印度果阿国际电影节的首奖“金孔雀”奖。《剃头匠》被果阿电影节评委称赞为“没有故事的故事片”。电影里面由靖奎扮演的“敬大爷”本色出演,北京大杂院里老人的生活,对待生死的态度,温情细节,跃然银幕。

给人剃了一辈子头的靖老爷子,红了。除了老主顾,找他剃头的人更多了。“中国人、外国人都来找我剃头,人家大老远来了,就算不给我钱,我也得给人把头剃了。”

其实,老人说自己年龄近百,体力已远远不如当年,“做不动了,累。”

没事时,老人会出门走走,被不少人认出。“我说对啊,我就是那个给人剃头、演电影的靖大爷。”

开朗做人能长寿

靖老爷子有6个子女,如今,重孙都已上了大学,儿孙们常回家看望老人。

但没了“同路人”,靖老爷子难免感觉寂寞。“我的师兄弟,老朋友,还有我以前收的8个徒弟,基本都不在了。”

说起长寿,老人说没有秘诀。“人嘛,有生就有死,有多少钱没用,怎幺做人最重要。”靖老爷子说,他生活规律,起床、吃饭、休息的时间都很固定。“还得度量大,百忍无忧,争名夺利有何用啊?我觉得当普通老百姓最好,重要的是别贪心。”

这套做人的理论,也被老爷子传授给近两年新收的3个徒弟。他要求徒弟们孝敬父母、心存善意、对客人一视同仁,还有,脾气得好,不能坑人。“现在他们3个都自己开店了,有时还来家里瞧我。”

上一篇:
下一篇: